• <optgroup id="usiu4"></optgroup><rt id="usiu4"><acronym id="usiu4"></acronym></rt>
  • <rt id="usiu4"><option id="usiu4"></option></rt>
  • <table id="usiu4"><noscript id="usiu4"></noscript></table>
  • <div id="usiu4"></div>
  • <div id="usiu4"><noscript id="usiu4"></noscript></div>
  • <menu id="usiu4"><acronym id="usiu4"></acronym></menu>
  • 本刊簡介   |    聯系我們   |   

    轉向以供給管理為主導的宏觀經濟政策

    2019-03-29 13:19:51

      摘要: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了著力推進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大決定。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顯然,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是在供給側,所以改革必須從供給側發力。薩伊定律是供給管理的理論基礎,而凱恩斯因為富有對薩伊定律的批判精神發揚了自己的需求型經濟觀。過去很長一個時期,我國政府管理經濟的著力點是在需求側,但在經濟發展的過程中,一些問題逐漸顯露,無不印證了需求管理理論存在的問題。面對新的經濟形勢,為實現中國經濟的更好發展,需將我國宏觀的需求經濟管理轉向供給經濟管理。

    關鍵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薩伊定理,需求管理,供給管理

    繼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后,我國通過凱恩斯的經濟管理理論,實現了經濟的穩定增長,連續數年保持相對較高的經濟增長態勢。十一年后,美國金融危機的爆發標志著世界再次陷入經濟危機。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后,供給側能力過剩,但結構性供求失衡的矛盾日益突出。當務之急是將需求管理宏觀經濟調控政策轉向以供給管理為主[1],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一、對薩伊定理的解讀

    早期的古典政治經濟學是重視供給管理的。薩伊定理為著名經濟學家薩伊在1803年出版的《政治經濟學概論》中提出“供給創造需求”的著名理論。1929—1933年西方國家發生了“經濟大蕭條”后,凱恩斯對薩伊的“供給創造需求”做了曲解的判斷,認為薩伊定理不符合經濟發展的客觀需求。但結合中國經濟發展的歷程以及歷史經驗,薩伊定理亟待人們的重新解讀。首先,薩伊定理不反對需求確定生產的理論。薩伊指出生產并不是創造物質,而是創造物質背后的效用,而物質產品與勞務都能夠帶來效用。其次,薩伊認為,要先有生產,才能再有購買力,重要的是生產可實現購買手段的多樣。譬如一家企業經濟效益好,那么它必然能夠提供更多的購買手段。對于一個國家來說,也是同樣的道理。只有不斷生產出新的、優質的產品,才能實現更廣闊的市場開辟,從而增加了消費。薩伊定理指出:在一階段的宏觀經濟周期內,提高勞動生產率,整個社會的消費能力隨之而崛起。經濟的恢復發展建立在生產力的提高之上。如果生產力不足甚至低迷,那么消費也會隨之下降甚至停滯。最后,薩伊承認如若生產力不斷提升,會產生生產過剩的情況,但過剩原因在于供給結構的問題。其意為人們購買力不足在于經濟能力有限,而造成經濟能力有限的原因是本身不具備過強的生產力。因此薩伊定理可以解讀為生產創造了需求,即使某個局部出現了產品供給失調,完全可以通過價格進行有效調節,而且失調現象并不會持續過久,通過市場機制可以調節經濟的失衡。薩伊定理的內核與框架符合馬克思主義生產決定消費的基本原理,更加強調了生產力在提高經濟發展中的主體位置。通過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強大支撐,辯證地看待供給與需求的關系,短期看需求比較重要,但是在經濟發展長期的歷程中,立足長遠,仍然是供給占據主導地位,供給即生產力[2];诖,我們需要對薩伊定理有一個重新的認識。

    二、供給管理的實施及特點

    供給管理以薩伊定理的供給是實現需求的唯一源泉為依據,如若商品出現過,F象,絕不是表面的供給大于需求,導致過剩。而是商品本身存在劣質或者其他原因如缺乏創新性,導致需求不夠。在企業發展過程中,不應被動地迎合市場需求而提供商品,而應該從生產角度出發,創造需求產品,實現更好的購買需求效果。因此,經濟能夠實現良好增長,在于供給方面不斷創造先進的生產力以及提高生產效率。在一些西方國家,以供給理論支持國家的經濟發展,在政策方面,主張減輕企業稅負,充分調動企業的生產積極性,適度放松政府的監管,而實現企業經營的自主性。供給管理政策的主要特點包括:

    (一)不斷提高勞動生產率是供給管理政策的核心。上文提到,供給理論認為企業或個人若要實現有效的購買需求,決定于企業或者個人的購買、支付能力,而購買、支付能力決定于其生產能力,生產能力的高低則取決于生產效率的高低。鑒于此,企業在謀求自身經濟發展過程中,需要不斷完善管理制度,實現技術創新以及管理創新等,不斷提高供給能力,滿足市場各類需求。歸根結底,需要提高生產經營效率,提高競爭力,才能夠提高市場占有率,增加消費需求,加速經濟發展;谒_伊理論及西方國家的實踐,政府減稅或者適度放松管制可以充分調動企業生產創造的積極性,能夠實現企業或個人不斷提高供給生產力,不斷提高企業核心競爭力。

    (二)重視發揮市場機制作用是供給管理政策的著力點。仍以美國經濟發展為例。戰后美國之所以陷入經濟危機,原因在于政府行為對企業的過多干涉,致使市場機制沒有有效發揮作用,導致一些無效供給的增加。政府掌握經濟決策的主動權使資源無法進行有效、合理的配置。因此,美國反對政府對市場經濟的過度干預,強調發揮市場的核心作用。

    (三)供給管理政策體現為結構性政策。實現有效的供給,需將資源進行合理的配置,將經濟效益有效提高。供給管理政策的目的是增加有效供給,減少或者取消無效供給的管理策略,是市場經濟體制不斷進行更新的過程;诖,可以理解供給管理政策本質意義屬于結構型政策[3]。不斷指導企業生產技術創新,提高企業勞動生產率以及優化企業產業結構,以實現企業經濟效益的不斷增長。

    (四)對供給管理政策需長期執行與指導才能發揮效果。供給管理政策需要進行長期的執行才能發揮作用。其主要作用在于刺激企業供給能力的不斷提升,以保障企業穩定可持續發展。

    三、建立供給結構適應需求結構變化的體制機制

    在凱恩斯理論的趨勢下,政府行為的誘導使人們的鮮少的儲蓄形成購買力轉向投資,將市場需求不斷擴大。政府依據凱恩斯的需求理論,采用財政貨幣擴張的手段不斷刺激市場需求的產生,使企業的產品實現供應,只形成了市場表面的一派繁榮。雖然這種理論曾經在經濟發展中取得了豐碩的成果,尤其在二戰之后,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普遍嘗到了需求理論給經濟發展帶來的甜頭。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到了二十世紀70年代,資本主義國家的經濟普遍進入滯遲發展的階段,凱恩斯的需求理論面臨越來越多的質疑。因需求管理理論其本身存在的矛盾,使宏觀經濟管理學界陷入了深刻的反思[4]。就目前我國的經濟發展而言,經濟增長受多方面的阻礙,使我國陷入控制通貨膨脹與保持經濟增長兩難的境地。雖然我國近幾年不斷為經濟發展謀更好的出路,但有些經濟政策的實施,過多的干預影響了經濟協調穩步的發展。經濟發展的過程也是發展變化的過程,相應的政策指導也應順應經濟發展的脈絡進行適時調整。政府在此過程中如果不斷干預市場經濟主體運行的軌道,長此以往則會擾亂經濟的正常運行,甚至影響經濟結構的有效轉變。目前,我國的經濟體制逐步向政府的宏觀經濟政策靠攏,股市、房市等都在呼喚政府政策的拯救……若要實現政策給予經濟市場更廣闊的自由發展空間,則會對當前經濟形勢造成重大影響,如導致房價、物價的反彈;若繼續執行政府的干預政策,我國經濟現狀仍是“硬著頭皮趕路”,難以實現經濟的良好發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穩定經濟增長的治本良藥,因此“現階段推出的短期調控手段,也要注意同改革目標一致起來,推動形成完善的體制機制”。

    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經濟持續健康發展提供了中國方案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思想,顯然不同于凱恩斯理論,也不同于西方供給學派,更不是對“薩伊定律”的回歸,而是基于我國的經濟發展實踐,綜合研判全球經濟大勢和我國經濟發展新常態作出的符合中國國情、可以保證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中國方案。這一方案,對世界上其他國家解決結構性問題也有借鑒價值。依據目前國際經濟形勢,我國仍將繼續面對國內生產能力過剩而需求不足的境況。因此,中國的宏觀經濟應盡快做出調整,脫離凱恩斯需求理論的深刻影響,逐步轉向供給管理的經濟政策指導,不斷激發經濟的內部生產力量。

    (一)減少政府對經濟的過度干預,推動政府職能的轉變。政府應該把衡量國家經濟發展的指標落實在國民就業率、參保率等關乎民生的方面,減少項目重新建設以及地區產業結構趨同的狀況,從根本上減少無效供給,從而解決政府在經濟發展方面的過多干預。

    (二)不斷強化需求經濟政策導向,鼓勵創新經濟發展。梳理資源與稅費價格體系,轉變因資源要素價格扭曲產生的經濟擴張現象,使企業真正實現以創新作為企業發展的不竭動力的發展目標。不斷完善知識產權制度,從政策上支持與鼓勵創新發展。政府監管企業采取正確手段參與市場競爭,不斷提高企業在謀求經濟發展過程中的創新力與戰斗力。

    (三)改革缺乏創新的國有壟斷企業。政府對一些國有企業提供過多包括財政支出等的政策性支持,對民營企業必然造成投資的排擠,以及影響民營企業在追求經濟發展過程中創造力的發揮。政府應適時放寬基礎服務行業的市場準入,此舉是利國利民的大事。一是采用更加靈活的匯率制度,恢復市場經濟主體力量對價格的決定,賦予企業較強的購買力以進口先進的資本產品和技術。二是為企業減負的同時,清理與規范企業行政事業性收費,促進經濟發展,緩解通貨膨脹。三是增強政府應急管理機制的有效運行,在與人民生活密切相關的衛生、醫療方面提供更多的服務供給。

    五、總結

    我國宏觀經濟改革,是一個攻堅克難的艱苦過程。習近平總書記關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思想,是對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豐富和發展,為未來經濟持續健康發展提供了中國方案。其核心要義是,中國經濟要實現持續健康發展,政府管理經濟的重心應從需求側轉向供給側,要通過改革推動經濟結構調整。實現供給經濟管理政策,不斷提高企業生產效率,激發企業創新發展思維,才能實現國家經濟更加穩定、全面的發展。

    參考文獻:

    [1]陳義,侯興龍:淺析凱恩斯論證國家經濟及承擔福利責任的必要性[J].中外企業家,2017(1):261-262.

    [2][4]劉辛元,劉秀光:對“供給創造需求”的重新認識[J].重慶交通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7(2):63-67.

    [3]張為杰,李少林:經濟新常態下我國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理論現實與政策[J].當代經濟管理,2016(4):40-45.

    本文《南方論刊》雜志整理。

    轉向以供給管理為主導的宏觀經濟政策

    期刊名稱:南方論刊
    主管單位:茂名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主辦單位:茂名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國際刊號:ISSN 1004—1133
    國內刊號:CN 44—1296/C

    刊期:月刊
    開本:大16開
    語種:中文
    發行范圍:國內外公開發行
    地址:廣東省茂名市油城五路28號市委大院5棟

    500万彩票